<cite id="vrr9f"><noframes id="vrr9f"><var id="vrr9f"></var>
<ins id="vrr9f"><noframes id="vrr9f"><ins id="vrr9f"></ins>
<cite id="vrr9f"><noframes id="vrr9f">
<ins id="vrr9f"><noframes id="vrr9f"><cite id="vrr9f"></cite>
<ins id="vrr9f"><noframes id="vrr9f"><del id="vrr9f"></del>
<cite id="vrr9f"><span id="vrr9f"></span></cite>
<ins id="vrr9f"><noframes id="vrr9f"><cite id="vrr9f"></cite>
<del id="vrr9f"></del>
<ins id="vrr9f"><noframes id="vrr9f"><ins id="vrr9f"></ins>
今天是:
 
 
你最關注我們網站的哪個欄目?
公告欄
校園新聞
招生就業
教學教研
學生工作
實習實訓
  
  招生就業 當前頁 > 首 頁 >  招生就業 >> 就業信息 > 
西方多國藍領工種供不應求

2014年國家級職業教育教學成果獎網絡申報系統:www.cvetm.com。

 

2014年國家級職業教育教學成果獎有關文件、表格如下:

教育部關于開展2014年國家級教學成果獎評審工作的通知.doc

教職成司函〔2014〕4號關于做好2014年職業教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推薦工作的通知.doc

2014年職業教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推薦書.doc

2014年職業教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推薦書填報事宜.doc

2014年職業教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推薦成果匯總表.doc

國家級教學成果獎鑒定書.doc

 
    在世界經濟不景氣的大環境下,當那些西裝革履的白領精英被破產的公司掃地出門時,藍領們卻依然活躍在最需要他們的地方:修理廠、街道、地鐵站、洗衣店……沒錯,他們干的活兒很臟、很累,但多數人收入還不錯。在一些西方國家,部分藍領工種甚至供不應求。
 
德國:技工收入不算高,地位不算低
 
  “你愿意讓孩子去上職業學校嗎?”
  “為什么不愿意?”面對《環球》雜志記者的提問,柏林市民瑪麗昂·史密斯很干脆地反問。
  在她看來,孩子上職業學校,畢業后成為技術工人與當白領一樣“值得驕傲”。史密斯說,“上技校絕不是件丟人的事!
  單從收入來看,德國藍領的待遇并不算高。德國《焦點》周刊發布的150種職業收入中,汽車技師等專業技工以3500歐元(1歐元約合8.3元人民幣)左右的月薪成為收入最高的藍領工種之一。大部分藍領工人的月收入在2000歐元至2500歐元之間。而聯邦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德國員工的平均月收入約為3300歐元。
  在德國,雖然藍領技工的收入并不是最高的,但社會對這個群體十分尊重。
  德國以實業立國。危機年份,德國經濟增速雖然放緩,但出口額、國內生產總值依舊維持正增長。一些分析師認為,德國經濟以制造業為本,危機中逆勢而上的奇跡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那些技藝精湛、工作踏實的技術工人。德國手工業協會發言人延斯·克里斯托弗·烏爾里希斯也說,“德國有將近130個藍領工種,他們給經濟帶來了活力!
  或許正是出于對技術工人的尊重,德國教研部把工匠師傅與大學本科生相提并論,歸為一個等級。其數據顯示,德國大約60%的年輕人會選擇參加職業培訓。另一項官方數據顯示,高中畢業、有條件申請上大學的德國年輕人中,有29%的人放棄了上大學而選擇了技校。
  在德國的教育體系中,職業培訓學校和大學都享有重要地位。職業教育中,學生一半時間在學校學習理論課程,另一半在企業車間實際操作。由此,學生可以接觸生產第一線,學習前輩的實踐技能。這種學校和企業聯合培養人才的“雙元制”教育培養出來的專業技術人員已成為“德國制造”引以為豪的資本,這種教育模式還被德國作為成功經驗對外推介。
  年輕人愿當藍領,企業依靠藍領,社會重視藍領。德國用足夠的尊重給了藍領巨大的舞臺,也保住了自己的立身之本。
  不過在人口老齡化的威脅下,目前德國也面臨著技術工人短缺的挑戰。雖然不少人才從其他歐洲國家涌入,但德國仍然感到技術工人供不應求。
    聯邦勞工局2012年10月警告說,如果不能吸引足夠多的外國專業人才,一些企業可能被迫將工廠遷至國外,德國經濟或將面臨嚴峻挑戰。
 
澳大利亞:“高薪階層”面臨“用工荒”
 
  澳大利亞2012年年底的一份薪酬報告顯示,該國藍領階層平均周薪比一般的初級白領階層要多出144澳元(1澳元約合6.5元人民幣)。另一份2012年5月發布的報告顯示,在澳大利亞的10個高薪行業中,藍領工作占據了6個。像發電站操作員、礦井爆破工人這樣的對技術要求較高的藍領職業,年薪甚至可以突破10萬澳幣大關,已經完全可以和傳統意義上的高薪白領階層如牙醫、醫生、律師等持平了。
  即使如此,澳大利亞近幾年來一直面臨著熟練技術工人“用工荒”的局面。部分藍領工作不僅工作強度高,而且需要非常專業的技術、技能,所以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勝任的。
  利潤巨大的礦產能源領域就存在這樣的問題。全澳最大建筑公司萊頓控股首席執行官大衛·斯圖爾特曾表示,澳大利亞缺乏足夠的工人,如果不充分輸入勞工,就無法充分利用礦業繁榮帶來的機遇!鞍拇罄麃啽究梢岳锰烊粴夂偷V業財富再次振興經濟,但卻受到了勞動力的約束!
  2012年5月,澳大利亞住房建筑業協會(HIA)發表的報告也顯示,第一季度,在13家住房建筑企業中,有6家勞動力供應不足。一位業內人士稱,熟練勞動力短缺意味著沒有足夠的勞力來興建新的住房,以滿足不斷增長的人口需要。他還呼吁澳大利亞聯邦政府能夠幫助提高該行業的技能和培訓投資。
  除了礦業和建筑業,還有許多其他行業也面臨著勞動力短缺的難題,比如旅游業和農業。
  2012年,為提高飽受批評的澳大利亞旅游業服務水平,旅游部長馬丁·弗格森宣布了一項計劃,旨在促進旅游業招募工作人員。他指出,“礦業的薪資水平遠高于旅游業。旅游業有很多在生存線上掙扎的中小型企業……澳大利亞有很多員工儲備,包括一些提前退休的人員,而且目前股市也不振。我們可以考慮使這些人從事部分旅游業工作!
  澳大利亞農業和資源經濟科學機構2012年年底發布的數據顯示,盡管近年來澳大利亞農業出口額持續增長,但是農業勞動力卻呈持續下降趨勢。在過去一年中,農業勞動力人口減少了17000人,這是50多年來農業勞動力數量首次低于30萬人。全國農民聯合會會長喬克·勞里也承認,“現在,投身農業的年輕人越來越少,同時干旱和其他行業的競爭也都會對可用勞動力產生較大的影響!
  針對勞動力短缺情況,澳大利亞政府在2011年正式成立新的澳大利亞勞動力及生產力機構以代替澳大利亞技能委員會,負責解決技術工人的培訓,希望能從基本層面解決熟練技工的緊缺問題。
    此外,2012年5月,澳大利亞聯邦政府還批準了首個企業移民協議(EMA),希望借此幫助解決大型資源項目未來5年內7萬多名技工的需求問題。根據這份協議,部分大型工程能夠直接引入海外勞工。
 
美國:電梯工收入居首
 
  如果你是一名有一技之長并且具有不可替代性的藍領工人,那么你可以在美國生活得很好。
  2012年6月份,美國《福布斯》雜志梳理了勞工部提供的數據,并據此展開了一項關于美國藍領工人及其收入的調查。調查報告顯示,美國電梯安裝和故障修理工、電氣維修工、交通巡檢員、石油運輸系統操作工和電路鋪設工是收入最高的5個藍領工種,收入最高的前20個工種當中,還有地鐵操作員、飛機機械師和商業潛水員等。
  調查顯示,電梯安裝和故障修理工平均年收入超過7.35萬美元(1美元約合6.2元人民幣),平均時薪35.37美元,位于年收入最高的藍領工種榜首,而他們中至少有10%的人年收入超過10.3萬美元。電氣維修工平均年收入6.595萬美元,平均時薪31.71美元,其中有10%的人年收入超過8.74萬美元,位居第二。
  盡管高薪藍領令不少人仰視,但如果你只是一名普通藍領,比如只是一名普通的缺乏“一技之長”的流水線工人,一名公寓清潔工或一名保安,那你就沒那么幸運了。目前,從事這樣工作的藍領工人在美國仍占大多數。
  有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隨著自動化和計算機的普及以及機器人的使用,雇主不斷探尋用機械替代工人以降低成本,勞動力市場對體力勞動者的需求已日益下降,而這一發展趨勢從長遠來看也不會逆轉,這必然對藍領工種造成一定沖擊。
    另外,為降低成本獲取更大利潤空間,一些美國大公司關閉本土的制造設備和車間,將制造類業務外包至勞動力密集、成本相對較低和監管法規“缺位”的其他國家,這也會對美國本土的藍領構成挑戰。
 
日本:特殊群體吐槽壓力大
 
    在日本,藍領工人被視為一個特殊群體,他們普遍職業素質高,技術精湛,執著鉆研。有些小作坊式的企業只有幾個人,卻能生產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零部件和產品,這些零部件和產品被廣泛應用于日本和其他國家的汽車、飛機、軍工制造等領域,一旦停止供應,就有可能導致一個產業鏈的中斷。
  在記者印象中,日本的藍領收入頗高,幾乎與白領沒什么區別,因此日本有“一億總中流”的說法,即總共一億多的人口,幾乎都是中產階級。然而如今,記者在采訪過程中發現,多數日本藍領對當前的生活狀況不滿。
  日本藍領的境況緣何大不如前?一位日本記者朋友這樣解答了這個疑惑:二戰以后,日本經歷了經濟高速增長期和穩定增長期,用很短的時間從戰后廢墟中振作起來,并一舉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強國。那時,支撐日本經濟的正是這些藍領工人。當時日本企業也十分重視藍領階層,藍領的地位和工資收入甚至比白領還高。這種情況極大地鼓舞了藍領的工作熱情和對公司的忠誠度,激發了他們的技術創新熱情。然而,上世紀90年代以后,日本經濟持續衰退,藍領工人的收入急劇下滑,企業大幅削減用工成本,大量雇用非正式員工和臨時工,加之日元升值等因素導致日本制造業紛紛逃離本土,在國外建立生產基地,日本藍領的生存壓力也愈發增大。
  雖說日本藍領常常吐槽生存壓力巨大,但整體上看,藍領與白領的收入差距仍不是特別大,有的藍領甚至還要比白領收入高,比如,東京部分公交車司機的年收入甚至高達1000萬日元(1日元約合0.07元人民幣),是白領年均收入的兩倍多。當然,在藍領工人中,技術含量高的工人和普通工人收入有區別,正式員工與非正式員工也有區別。
 
 
來源:《環球》(記者閆亮王小舒張誠唐志強)
  點擊數:1419  上傳時間:2014-10-29 【打印此頁】 【返回】【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懷寧縣職教中心 技術支持:億網科技
聯系地址:安徽省安慶市懷寧縣開發區E區 聯系郵編:246100
聯系電話:0556-4639999 4639888 聯系傳真:0556-4639888
網站備案編號:皖ICP備10010598號
WWW.262NN.COM